中國打印元年開啟 國產品牌崛起正當時

縱觀全球市場的發展脈絡,工業革命推動了西方國家的崛起,率先完成工業革命的西方資本主義國家逐步確立起對世界的統治,世界形成了西方先進、東方落后的局面。這種局面同樣體現在全球打印機市場,美國、日本等率先通過持續不斷的重大發明和科技創新迅速崛起,同時利用知識產權制度發展本國的優勢產業。專利與資本的先入優勢使打印機及打印耗材技術被美國及日本巨頭壟斷三十余年,韓國在約十年前加入該陣營。

三十余年后,中國第一臺擁有自主核心技術的激光打印機面世,它結束了中國無自主知識產權激光打印機的時代,中國成為全球第四個掌握激光打印機核心技術的國家。這三十余年,面對海外巨頭的專利壁壘和資本壁壘,國產品牌破釜沉舟、不忘初心。如今,奔圖、聯想、得力、得實、映美、滄田等國產品牌在國內市場活躍度日益提升,其中,奔圖等早已布局海外多年,成功走向國際市場。與此同時,多個智能制造打印機研發、生產基地在中國投建,依托全球潛在第一大消費市場,中國打印機品牌崛起正當時!

美國施樂率先開啟數字印刷新紀元??

談及世界打印技術發展歷程,美國企業施樂作為復印技術“鼻祖”,率先開啟數字印刷新紀元。1955年施樂在靜電復印技術基礎上,推出了“第一臺完全自動化的靜電印刷機”Copyflo。四年后,914復印機誕生,該機型標志著復印機本身由模擬式轉化為數字式,由單功能變成多功能。施樂在復印機行業擁有500多項專利,施樂也因此壟斷世界復印機長達十年之久。

施樂對數字印刷的影響遠不止于此。1977年施樂在激光掃描成像鼓并轉印紙張的技術基礎上,研發出第一臺激光打印機Xerox 9700。這個型號在之后的十年中廣泛用于信用卡賬單、銀行單據、公用事業賬單的打印,直到1997年才停產。

數家美國企業緊隨施樂其后,并在多年后后來居上。日本企業佳能在1979年推出第一款臺式激光打印機LBP-10。后來蘋果和惠普正是與佳能合作,研發出了各自的小型桌面激光打印機。

1990年惠普推出第一臺1000美元(約合4783元人民幣)以內的激光打印機LaserJet IIP,開創中低價格激光打印機的先河。后來打印機價格一路下降,激光打印機開始普及。

在打印機和打印耗材領域,惠普的全球領先地位十分明顯,2016年,按銷售額計算其市場份額高達45-50%。2017年,為進一步鞏固市場地位,惠普斥資10.5億美元(約合69.5億元人民幣)收購韓國三星全球打印機業務,加速顛覆價值550億美元(約合3640億元人民幣)的A3復合機市場,同時還獲得了三星打印機的超過6500項專利。

惠普成為打印機市場的王者。據IDC報告顯示,2018年全年打印機市場單位出貨量排名前五的企業為惠普、佳能、愛普生、兄弟和京瓷。

兩大噴墨打印技術統領市場

激光與噴墨這兩種主流打印技術,幾乎同時面世。西門子在1951年申請全球最早的噴墨打印專利,然而,全球第一款噴墨打印機IBM 4640由IBM在1976年率先推出。一年后,西門子推出了按需噴墨DoD技術的打印機PT-80。

與此同時,佳能、惠普等企業都展開了噴墨打印相關的研究,并獲得了相關專利。1979年佳能發明了氣泡噴射打印技術(BubbleJet),惠普也發明了類似的打印技術,并命名為熱發泡噴墨打印(Thermal InkJet)。

惠普ThinkJet桌面噴墨打印機和佳能BJ-80桌面噴墨打印機分別在1984和1985年面世,此時,噴墨打印機還是黑白噴墨技術一統天下,直到1991年惠普推出首款彩色噴墨DeskJet 500C,彩色噴墨打印才開始普及。

直到1993年,日本企業愛普生發明出微壓電打印技術(MicroPiezo),推出第一臺應用微壓電技術的噴墨打印機Epson Stylus 800。此后二十多年時間里,愛普生、佳能和惠普在噴墨打印領域展開了漫長而激烈的競爭,彩色打印、照片打印、影像輸出,六色、八色、十二色,給消費者帶來了眼前一亮的噴墨打印機產品。

針式打印機發展見證日本企業精密制造實力

相較于激光和噴墨打印技術,針式打印技術的面世時間更早。1968年,日本沖電氣公司(OKI)研發了全球第一臺串行接觸式點陣打印機OKI Wiredot,它在政府、科研、教育等行業收獲了大量訂單,用來記錄文字信息。美國數字設備公司DEC的點陣式打印機LA 30和Centronics公司的點陣式打印機Centronics 101在1970年先后面世。

1968年,愛普生整合其手表制造發展出的精密加工技術的經驗和資源,推出全球第一臺微型電子打印機EP-101。隨后,愛普生在1980年推出MX-80針式打印機,這臺小型化的九針打印機支持雙向打印,精度高而且打印速度也更快,在日本成為廣受歡迎的通用型打印機,一度占據了日本60%的市場份額。

IBM、東芝、松下、富士通、NEC等都曾推出針式打印機產品。隨著激光和噴墨打印機的普及,如今,針式打印機主要用在發票、單據打印上,字符打印和多聯復寫能力使它在行業專用中仍有不可替代的地位。

惠普、愛普生和佳能等海外巨頭在三十余年的時間里,申請了十幾萬項打印機及打印耗材技術專利,形成龐大的專利壁壘,使打印行業成為一個高技術、高專利保護的行業。科技創新是大國崛起的基石,從引進模仿到自主創新是一個國家科技創新能力建設必經的過程和捷徑。如今,在激光打印機、噴墨打印機、針式打印機和數碼復印機等主要市場壟斷被打破,國產品牌通過科技創新,話語權日益增強。

三大巨頭穩坐激打前列 中國新玩家嶄露頭角

相較于噴墨,激光打印市場規模更大,國內外打印機企業競爭激烈。據觀研天下統計,截止至2018年,中國打印機行業市場規模已經達到1249.87億元,同比增長12%。其中,激光打印機市場規模已經達到383.84億元。預計到2025年中國激光打印機市場規模將達到640.18億元。

2018年,惠普、兄弟、佳能仍主導激光打印機國內市場,聯想僅次于三大巨頭之后排名第四,其市場份額占比為6.8%,奔圖激光打印機市場份額增速加快,得力、小米、華為等新玩家紛紛入場。

市場競爭趨白熱化,為提高產品性價比,2016-2019年間,惠普和佳能推出鼓粉分離耗材,兄弟推出按需供粉,惠普推出智能閃充。國產品牌不甘示弱,聯想推出無芯片耗材,奔圖推出開放型耗材,旨在通過耗材策略搶占市場。

自1993年,聯想推出全球第一臺中文激光打印機LJ3A以來,其他國內玩家姍姍來遲。2010年,奔圖(納思達)發布了中國第一臺擁有自主核心技術的P1000系列激光打印機,填補中國自主技術激光打印機產業的空白。據稱,奔圖不僅攻克了主控芯片和主控程序,以及激光掃描成像處理芯片等激光打印機核心技術,而且還形成自己的打印機專利體系。2018年,得力舉辦打印機全陣容上市發布會,發布了涵蓋激光、噴墨、針式、標簽等全陣容打印機品類,據稱,得力已經完全掌握打印領域里的芯片技術、自主研發噴墨、激光自主打印頭、連供技術等。

除了文具企業得力,越來越多跨界玩家進場。2018年,小米、華為以個人手機和家用照片打印需求提前切入打印機市場,“中國打印機戰隊”初具雛形。國內企業對打印機自主技術的掌握,宣告日美對全球打印機技術領域近三十年的壟斷被打破。國產品牌通過科技創新,躋身全球第四個掌握激光打印機核心技術的國家。

噴打三足鼎立格局有望打破

相較于激光,噴墨打印市場的增長速度更快,國內外打印機企業紛紛布局,旨在搶占市場制高點。據IDC報告顯示,2018年中國噴墨打印機出貨量為491萬部,同比增長了14.2%;近三年中國噴墨打印機市場規模逐年上升,2018年達4.76億美元(約合32.59億元人民幣)。

2018年中國打印設備市場出貨量排名前五的廠商分別是惠普(32.3%)、愛普生(16.9%)、佳能(13.6%)、兄弟(8.5%)和聯想(6.9%),其中排名第一的惠普出貨量是愛普生的兩倍。惠普、愛普生、佳能在噴墨打印機市場上三足鼎立多年,今年眾多國產品牌的面世,這個局面有望被打破。

與激光打印機的耗材策略類似,為了在白熱化的市場競爭中勝出、提高產品性價比,愛普生和兄弟分別在2011年和2015年推出墨倉式噴墨打印機,并持續進行產品迭代。國產品牌方面,聯想2003年推出中國首款國產噴墨打印機,隨后,方正2011年推出首套桀鷹寬幅噴墨印刷機,得力也于2018年發布會上推出墨倉式噴墨打印機。小米在未來也可能會推出針對家庭用戶的噴墨打印機產品。未來,愛普生、惠普、佳能三足鼎立的局面有望被打破,科技創新,使國產品牌在開拓噴墨市場的道路上乘風破浪。

全球第一大針打市場賦能國產品牌

針打技術在中國有著得天獨厚的市場優勢,造就了一批頗具實力的國產品牌。回顧2016年,自從5月1日營業稅改征增值稅(營改增)試點全面推開后,辦稅系統的升級帶動了針式打印機更新換代的需求。2016年中國針式打印機市場全年出貨量達到357萬臺,創造了歷史最高。

盡管2017年中國針式打印機市場出貨量有所回落,但是從世界范圍來看,近五年,中國針式打印機出貨量占全球市場份額超過70%。票據存根,發票報賬制度的存在使得中國一直保持著全球第一大針式打印機市場大國的地位。

近年針打市場穩中有升讓更多國內外品牌瞄準國內市場。愛普生、OKI、富士通等擴張市場的步伐未停。2006年,OKI在北京成立獨資公司,升級中國戰略,并且首次攜手神州數碼,回歸總代銷售模式。愛普生更是連續中標郵政、林業、制造業等金額逾百萬的大單。在2004年,實達推出了國內第一款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票據打印機,此后,國內針式打印機品牌映美、滄田、中航信息、得實、得力、聯想、標拓、佳博、迅普科技等也不斷開疆拓土,與日系品牌進行角逐。依托科技創新以及對本土市場的了解,國產品牌在針打市場實力彰顯,從而提升了國產品牌在打印機領域的話語權。

國產品牌悄然布局數碼復合機市場

定位在中高端的數碼復合機市場,市場規模十分可觀,對企業技術研發能力要求極高。據IDC報告顯示,2018年,富士施樂在中國A3數碼復合機市場份額中排名第一,富士施樂、理光、佳能在A3整體、A3彩色和A3黑白三大細分市場份額顯著。柯尼卡美能達、惠普、東芝等積極參與市場競爭。惠普收購三星打印機業務之后,在A3數碼復合機領域的市場份額快速飆升,2018年第三季度已經突破10%。

為了鞏固市場地位,各品牌迎合市場需求,革新產品和技術,除了激光復印機之外,頁寬智能復印機、墨倉陣列復印機等新產品、新形態登場。

縱觀國產品牌,早在1972年,國營漢光廠(已改制為河北漢光重工有限責任公司,中國船舶重工集團有限公司直屬軍工企業)成功研制硒靜電復印機。2000年,為建設國家“863”計劃的重大項目“OPC鼓產業化項目”,由河北漢光重工有限責任公司、中國科學院化學研究所、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公司等單位共同出資組建中船重工漢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專業從事多功能復合機、安全增強復印機、OPC鼓、碳粉等產品的研發和生產。近年,這家低調的軍工企業與市場的互動增加,悄然布局這個約90萬臺市場容量的A3數碼復合機商業市場。國產品牌再一次通過技術創新,躋身全球為數不多的具備數碼復合機研發能力企業行列。

2019年是國產打印機發展歷程中里程碑式的一年,然而,面對錯綜復雜的國際形勢、與時俱進的政策以及核心技術的攻關等挑戰,國產打印機品牌披荊斬棘、志存高遠,積極應對市場變化。道阻且長,行則將至。

國內外雙重壓力 不確定因素致經濟收緊

國產品牌正破繭而出,卻面臨來自國內外政治和經濟環境的雙重壓力。自2017年美國總統特朗普上臺后,在中美貿易問題上采取了多種強硬措施,這場曠日持久的中美貿易談判矛盾不斷。加之,2019年1月1日起實施的國家社保政策改革等事件影響國內中小企業對未來發展的信心。

據IDC報告顯示,2019年第二季度激光打印機出貨量近247萬臺,同比下降4.4%。A4幅面激光打印機的大幅下滑是整體激光市場下降的主要原因,國內企業對硬件設備的采購預算有所收緊。除此,由于政府行業采購政策的調整,政府行業對A4激光打印機的公開招標采購有明顯的下滑。

核心技術攻關 產業化生產是關鍵

對國產品牌而言,核心技術攻關為當務之急。在全球產業分工體系中,中國境內的打印機企業基本上都是從事組裝生產,處于產業鏈的末端,高技術含量和高附加值環節均由發達國家掌握。在打印機元器件方面,打印機的核心部件如噴墨頭及引擎、激光鼓及重要的元器件基本上都從國外進口,其他外圍部件多在中國加工完成。

在噴墨打印頭知識產權數量方面,全球專利申請量排名前十位的機構申請人中,七家為日本企業,其他三家為美國惠普、澳大利亞Memjet、韓國三星(其打印事業部已被惠普收購),日本機構占據主導優勢。排名前十位機構的專利申請量占專利申請總量的73.1%、占主要機構(前二十五位)專利申請總和的89.9%。中國企業在噴墨打印技術專利申請數量上遠遠落后于海外企業。

部分國產品牌曾試水噴墨打印頭研發,但實現產業化生產的為數極少。2005年,臺灣明基與半導體業者亞太優勢、新磊合作,成功研發噴墨打印頭,但是該產品從未實現產業化生產。2018年,蘇州銳發發布中國首款國產工業級MEMS噴墨打印頭:SUREjet-T7680工業級熱發泡噴墨打印頭。據稱,蘇州銳發的熱汽泡和壓電噴墨打印頭已經進入產業化生產階段。除此,還有北京奧潤、廣州愛司凱、杭州宏華、昆山海斯等。這些公司大多采用壓電噴頭技術,制造方法以傳統機械加工為主,尚未實現產業化生產。

無紙化辦公浪潮 打印機企業革故鼎新之路

“無紙化浪潮”的沖擊迫使國內打印機品牌尋求新出路。據《華爾街日報》報道,辦公室使用的復印紙總數在2007年達到頂峰。截止至2016年,辦公室用紙量較2007年減少了10%。辦公室用紙量在以每年1%-2%的速度減少。“無紙化辦公”正在成為現實。

“無紙化辦公”直接沖擊的勢必是打印機和耗材市場,據IDC報告顯示,全球打印機市場單位出貨量在2018年在第四季度同比下降4.8%,至2670萬臺。市場需求的轉變,迫使打印機企業自我革新和轉型。

老牌打印機企業最先邁出轉型的步伐,早在2004年,富士施樂率先推出MPS打印管理服務。近年,理光、佳能、東芝、利盟等頻頻與軟件開發商合作推出辦公軟件,配合硬件產品及管理打印服務,力求向信息管理解決方案提供商轉型。

國產品牌近年也在商業模式方面不斷創新。臺灣虹光與武漢小馬云印、宜聯達成戰略合作,構建自助云印網絡、內容輸出平臺,旨在實現用內容來推動打印,構建打印機全新商業模式。奔圖推出互聯網云平臺服務系統——云打印,這個云平臺系統構建在阿里云上,包含了云打印、云運維、云運營三大系統,平臺涵蓋了與打印服務、打印設備、打印管理與服務相關的完整功能與服務。

挑戰與機遇并存,逆境與創新同行。把握世界第四次工業革命和國家時代機遇是新興大國崛起的成功之道,國產打印機企業應把握機遇、砥礪前行,實現產業騰飛。中國打印機品牌崛起正當時!

智能制造搶占全球制造業新一輪競爭制高點

2015年5月,國務院印發《中國制造2025》,計劃在未來30年的時間里將中國從制造從大國轉變為制造強國,其中將“智能制造”定位成中國制造業轉型的主攻方向,也是實現《中國制造2025》國家戰略的重要抓手,中國高端裝備制造業迎來了高速發展期。

隨著國內打印機企業的生產能力不斷增強。惠普、愛普生、利盟、佳能等海外企業紛紛登陸中國,年產各類打印機超過5000萬臺。全球每2.5臺打印機中就有一臺是中國制造的。正如早年在家用電器、手機通訊等領域產業鏈向中國的轉移,以及華為、格力、小米等中國企業的崛起,全球打印機產業鏈也將重構,中國正在成為全球打印機產業重要研發、生產基地。

目前,在珠江三角洲、長江三角洲和福廈沿海地區已經形成了三個主要的打印機及耗材生產基地。其中,珠江三角洲集中了愛普生、利盟、佳能等打印機生產廠,其打印機產量約占全國總產量的10%左右。今年,惠普與山東威海市正式簽署共建全球激光打印機基地合作協議。

除此,國產打印機企業動作頻頻。宜聯在江西宜春獨資建設打印產業園,據稱,項目全部建成后,可年產激光復印機5萬臺、激光智能打印機80萬臺、打印耗材1000萬套。納思達投資在廣東珠海新建激光打印機高端裝備智能制造產業園。據稱,未來五年設計年產打印機約400萬臺,年產值超過200億元。

國產品牌撬動三萬億政采市場

自2003年1月1日《政府采購法》實施以來,中國的政府采購發展迅猛。2018年全國政府采購規模達35861.4億元,較上年增長11.7%。

網絡時代,信息安全自主可控對國家安全至關重要。中興、華為斷供事件使信息安全部署上升至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2014 年開始,我國逐步推行網絡與信息安全戰略。2016 年國家發布《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要求到2020年,80%的大型中國公司安全開銷落在本土產品上。國產品牌在政府采購中鋒芒漸露,今年4月,由中船重工漢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生產的一款安全增強型復印機首度入圍中央國家機關信息類產品協議供貨補充采購項目。無獨有偶,據中央國家機關政府采購中心發布的公告顯示,今年8月打印機批量集中采購中,奔圖以A4激光黑白雙面機型1027臺領先富士施樂。

未來,將有更多的國產品牌撬動這個三萬億的市場。

坐擁全球潛在最大消費市場 增長未來可期

據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9.0%,達38.10萬億元人民幣,對比美國全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6.04萬億美元(約合39.95萬億元人民幣),差距僅為2800億美元(約合1.85萬億元人民幣)。按照目前的發展速度,中國有望在2020年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消費市場。

依托這個體量巨大的消費市場,近年國內打印機市場規模保持穩定增長。據觀研天下統計,截止至2018年,國內打印機市場規模達1249.87億元,同比增長12%。目前國內打印機市場中,激光打印機在商用辦公領域滲透率較高,噴墨打印機在家用市場滲透率較高,受益于我國中小企業數量不斷增長,激光打印機市場穩步增長。隨著兩種技術互相滲透,噴墨打印機向商用領域不斷擴張,激光打印機也逐步滲透家庭市場。

在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過程中,城鎮化、信息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中國消費市場的成長提供強勁動力,未來可期,預計中國打印機市場規模將保持穩定增長。

打造全產業鏈生態圈 助力國產打印機騰飛

今年10月17-19日,奔圖、映美、虹光、宜聯、漢光、滄田、復峰、玉樵夫、標拓、普貼等超過20家國產打印機企業將參展第十三屆中國(珠海)國際辦公設備及耗材展覽會(下稱:珠海展),打印機產品種類涵蓋激光打印機、噴墨打印機、針式打印機、標簽打印機、工程藍圖打印機、證卡打印機、3D打印機、UV平板打印機等。除此,納思達、艾派克、鼎龍、恒久、名圖、旗捷、上福全球、加迪、史丹迪等打印耗材、復印耗材、芯片、碳粉、墨水等國內外耗材成品及配件企業也將亮相展會。

中國(珠海)國際辦公設備及耗材展(RemaxWorld Expo)自2007年首次在“世界打印耗材之都”——珠海面世以來,已成功舉辦了十二屆,并連續九年蟬聯全球最大的辦公設備及耗材展覽會。依托珠海的產業地理優勢,展會發展迅速,已成為全球辦公設備及耗材產業極具規模與影響力的專業展覽會。

今年,珠海展全面升級,全方位布局中國打印機及耗材全產業鏈生態圈,匯集9大產品類目、450多家展商、15000多名專業買家,助力國產品牌騰飛。展會主辦方再生時代集團董事長李廣連先生提出:“2019年,中國高端裝備制造業蓄勢待發,全球打印機產業鏈重構格局基本形成,中國打印元年開啟。國產打印機企業要順勢而為、把握機遇、走向國際,力爭實現彎道超車。”